都说了咖喱过敏

墙头多慎fo
现在主混欧美
jewnicorn/锤基/贱虫/hp/加勒比/fb/王男
本命抖森/卷西/德普
色废咸鱼
企鹅号1208744709
微博@都说了咖喱过敏
列表空旷 微博萧瑟
希望大家关爱空巢老人
啾咪

【TSN/ME】听见你的声音/Hearing your voice 01

这篇 好看啊555疯狂安利TT

风吹麦浪:

原作:The Social Network/TSN
CP:MarkxEduardo无差
简介:大概就是两人还在诉讼期间,马总莫名其妙老在脑海里听见花朵的声音——说着一些很莫名的而且绝对不可能是花朵会说的话,这让他在诉讼期间应付起花朵来格外艰难……


【01】
第一次发生的时候Mark并没有在意。当时他正坐在Facebook的办公桌前十指纷飞地敲打着键盘,Facebook的极速发展让他们不得不对网站的基础扩容和功能拓展花费更多的心思和精力,那个声音响起的时候他头也没抬。


“361。”


“抱歉?什么?”Sean端着咖啡正好从他身后走过,听到他的声音意外地转过身看他。


“我说,围棋棋盘上共有361个交叉点。”Mark不耐烦地重复了一遍,对于在他忙得要死的时候Sean还用这种无聊的问题来问他很是不满。


Sean看上去更加迷茫了,但Mark决定不再分心给他,他回过头埋进了自己的代码世界。


 


第二次是在他终于忙完了一段的间隙。他站在休息室里接着咖啡,那个声音再次在他身后响起。


“奥运会史上第一个点燃奥林匹克圣火的女性是第十八届的巴西里欧。”


“那是第十九届。”他不耐烦地提高了声音,对这个拿着“青少年智力竞赛题库”在他耳边念叨的人莫名火起。


他转过头,意外地却只看到一个戴着眼镜的实习生端着空咖啡杯站在离他一米开外的地方,正战战兢兢地看着突然爆发怒气的他。


Mark愣了愣。很快他反应过来,不动声色地让出了休息间。


走进办公室的时候,他意外地看到他的律师Sy坐在那里,看到他进来Sy立刻站了起来。


“We have a problem。”


 


下午Mark又一次坐在了调解室。这个地方他已经在两年内来过无数次了,但他依然对这个地方没有好感。冗长的会议桌,沉闷的空气,一成不变的针锋相对,相隔如陌路的彼此双方。奇怪的是他其实很早就可以结束这种无聊的纠葛,但他却不并那么想要。


Wardo和他的律师Gretchen走进来的时候,Mark坐在座位上迎着视线看了过去。Wardo看上去比一周前憔悴了些,Mark猜想是临近毕业的缘故:他在学校那边有更多的事情要忙,同时他还得应付每周和Mark的诉讼。他的目光短暂地往Mark这边扫了一下,没有在Mark身上停留就收了回去。


等到他们落座之后,新一轮的争论交锋就又开始了。


Mark低着头在白纸上涂涂画画,来来往往的辩驳陈述太无聊了,他实在不想在上面投入多一分钟。事实上如果可以他希望现在手头能有一部电脑,那么他就可以屏蔽一切进入他的代码世界——但Sy明确制止了他说不可以。于是他只能用手中的笔和纸打发时间。


“一滴水环游世界所有的海区需要多长时间?”


那个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


“5000年。”他下意识回答。抬起头看到调解室所有的人都一脸奇怪地看着他。


“什么?”Gretchen不解地看向他。


“抱歉,我的当事人有点累了,”Sy抢在他多说出什么前替他回答了,他低头看了看腕上的手表,“已经差不多两个小时了,不如我们双方都休息一下,15分钟?”他提议。


“希望休息过后你的当事人能尽点职把心思放回到诉讼上来。”Gretchen明显有不满,但她还是收拾好文件起了身。Wardo也跟着站起身,Mark目送着他和Gretchen一起走出调解室,整个过程中他并没有看Mark。


“Mark,我们谈过这个。”等调解室的门重新关上,Sy立刻转向了他。


“关于什么?”Mark一脸疑惑。


“你的表现:注意力。”Sy加重了语气强调,“我们得争取和解,而首先你要表现得尊重一点。”


“和解?为什么我们要和解?”Mark是真的惊了一下。


“我跟你说过了,Saverin先生联系了媒体,”Sy对他当事人对诉讼事宜的漠不关心再一次感到心累,“为了防止他对媒体说出什么不利于Facebook的事情,我们得先让他签下保密协议。”


“你觉得他会故意抹黑Facebook?”Mark并不怎么相信Wardo会做这样的事。


“我觉得只要他想,他能做任何他想做的事。”但Sy没有给他幻想,“和他和解,让他签下保密协议,对Facebook对你都好。”


Mark沉默了。


“此外,和Winklevoss兄弟的官司最好也进行和解。”Sy又加了一句。


“那对自大愚蠢的双胞胎?为什么我还要和他们进行和解?”和Wardo和解是一回事,和Winklevoss和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这两起官司已经拖了你太长时间了,再拖下去对你没有好处。Winklevoss或许只是黏人的蛀虫,但你要想摆脱他们,就不得不舍弃点金钱。反正现在金钱对你来说最不值钱了,你现在宝贵的是时间和精力,难道你不想早点摆脱这无聊的诉讼程序早点回到Facebook办公室去?”


Mark的确想回到Facebook办公室的电脑桌前,为此他可以接受这个。


“很好。”Sy看起来很满意他的回答。


十五分钟后当Gretchen和Wardo进来坐定后,Sy开门见山提出了建议。


“Gretchen,我和我的当事人商量过了,我们希望可以进行庭外和解。”


Mark注意到Wardo的目光短暂地瞥了他一眼,然后他调回了目光,侧过头在他律师耳边耳语了几句。


“庭外和解?”Gretchen颇有兴趣地挑了挑眉,“我们得先看看和解条款。”


“当然,下次见面我会拟好详细的和解条约。”既然她提出想看条件,就说明她对和解也有意愿,Sy自然不会放过机会。“不过在我们达成和解之间,我希望我们彼此双方都能对一些涉及到这场诉讼和和解相关的事宜保持一定的沉默。”


“你是指对媒体保密。”Gretchen自然意会到了他的暗示,“我们会对诉讼细节守口如瓶,”她微微一笑,“但其他与诉讼无关的事情,我想我的当事人Saverin先生有自主决定权。”


“是,是,我当然知道。我只是希望,Saverin先生能对涉及到我的当事人的部分适当地保持沉默——为了我们能更好地顺利达成和解着想。”他不动神色地以退为进,言下之意如果对方有说出什么不恰当的话或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接下来的和解就不会那么顺利了。


当然Gretchen也不是什么没见过世面的小人物,她只是再次弯了弯嘴角。


“再说一遍:先看合约再谈其他。”


然后她就带着那个自信的笑站起身,拉着她的当事人一起走出了调解室。


Sy扔下笔转过椅子看向Mark,Mark只是无辜地耸了耸肩。


他刚才可什么都没说,Sy在Gretchen面前吃瘪这事跟他一点关系也没有。


 


下午剩下的时间Mark没再回公司,他直接回了家。在简单的吞了个面包后他就坐在电脑前投入了他的代码世界。让他欣慰的是,那个奇怪的智力题库声音没有再响起。他一直工作到了凌晨两点,然后才随意地洗了个脸爬上床睡觉。


那个声音再次响起时他刚陷入迷迷糊糊的睡眠,而和之前都不一样的,这次那个声音没有再问什么常识八百问。这回他叫了Mark的名字,用一种饱含感情的、纠结痛苦又绝望的声音,直接响起在Mark的脑海里:


“Mark,求你,别这样对我……”


Mark被吓醒了。同时他终于意识到为什么他会觉得那个声音耳熟了。


那是Wardo的声音。


 下一章02


【我还是下笔了,真是作死,我真的有考试要准备啊啊啊!!!!所以这篇更新频率会比上篇慢……以及,我是真的想把这篇写成逗比搞笑文(看我真挚的眼神)!】

评论

热度(198)

  1. 都说了咖喱过敏风吹麦浪 转载了此文字
    这篇 好看啊555疯狂安利TT